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de博客

化繁为简从一而终

 
 
 

日志

 
 

【引用】格瓦拉日记  

2011-06-06 23:24:11|  分类: 转帖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skyper2008《格瓦拉日记》
【引用】格瓦拉日记 - 少数派 - 少数派的博客

 

【引用】格瓦拉日记 - 少数派 - 少数派的博客

  致菲德尔·卡斯特罗

此刻我忆起许多往事,忆起在玛利亚·安东妮娅家跟你结识的情况。忆起你建议我到你这里来,忆起当时的筹备工作是何等的紧张。

有一天,有人问我们,万一我们死了,应该通知谁,这种实际可能性使我们震惊,后来我们知道了,在革命中(如果这是真正的革命的话), 的的确确不是胜利就是牺牲,在通往胜利的路上,很多同志都倒下了。

今天,这一切已经不再具有那么浓厚的戏剧性的色彩了。因为我们更加成熟了,但是这种情况是会重演的。我觉得,我已经完成了把我同古巴 土地上的古巴革命结合在一起的一部分职责。因此,我要向你,向同志们,向你的人民同时也是我的人民告别。

我正式辞去我在党的领导机构中的职务和我的部长职务,放弃我的少校军衔和我的古巴国籍。从此,我和古巴不存在什么法律上的联系了,仅 存的是另一种联系,而这种联系是不能像职务那样辞去的。

回顾我过去的生活,我认为,为了巩固革命的胜利,我是鞠躬尽瘁地工作的,我唯一严重的错误是,我上马埃斯特腊山之后,未能从最初一刻 起就更充分地信任你,位能尽快地看出你身上那种领袖和革命家的品德。 我度过了壮丽的岁月;在加勒比海危机期间那些光辉而又不幸的日子里,在你身旁,我感到属于我们的人民而自豪。

你作为国务活动家,很少有比在那些日子里表现得更光辉夺目的了,我同样也为我当时能够毫不动摇地追随你,能够在考虑和观察问题、估计 危险性和坚持原则方面都同你一致而感到自豪。

世界的另外一些地方需要我去献出我微薄的力量。由于你担负着古巴领导的重任,我可以去做你不能去做的工作。我们分别的时候到了。

你要知道,我此刻的心情是悲喜交集:在这里,我留下了我作为一个创业者的最美好的希望,留下了我最亲爱的人……留下了把我当作一个儿 子看待的人民;这使我内心深感痛苦。我将把这些东西带到新的战场上去,即你灌输给我的信念、我的人民的革命精神和履行我最神圣的天职 的心情:哪里有帝国主义,就在哪里同它斗争;这一切足以鼓舞人心,治愈任何创伤。

我再说一遍,我不要古巴负任何责任,我只是学习了古巴的榜样而已。如果我葬身异国,那么我临终时想到的将是古巴人民,特别是你。我感 谢你的教导和你的榜样。我过去一贯同意我们革命的外交政策,并将继续如此。无论到什么地方,我都将意识到作为一个古巴革命者的责任, 并且就像一个古巴革命者那样行事。我没有给我的妻子和子女留下任何财产,我并不为此难过,反而感到高兴。我不为他们提出任何请求,因 为我知道国家会他们作出充分安排,让他们能够生活和受教育。

我还有许多话要向你和我们的人民讲,但是我觉得没有必要多讲了,千言万语表达不了我要说的一切,又何必浪费笔墨呢。   

祝永远胜利!誓死保卫祖国!   

用全部革命热情拥抱你。   

切写于哈瓦那"农业年"

 

致父母

两位亲爱的老人:

我的脚跟再一次挨到了罗西南特的肋骨;我挽着盾牌,重上征途。

将近十年前,我曾给你们写过另一封告别信。

据记忆所及,当时我感到遗憾的是我不是一名比较优秀的医生;而今,我对医生一行已无兴趣,但作为战士我却不是那么差劲了。

我基本上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觉悟大有提高,我的马克思主义也正在生根,逐渐纯粹起来。我相信武装斗争是各族人民争取解放的唯一途径。 而且我是始终不渝地坚持这一信念的。许多人会称我为冒险家,我是冒险家,只不过是另一种类型的,是一个为宣扬真理而不惜捐躯的冒险家 。

也许结局就是这样。我并不寻找这样的结局,但这是势所难免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在此最后一次拥抱你们。

我热爱你们,只是不知如何表达我的爱。我办事是非常坚决的,我认为有时你们对我并不理解。另一方面,要理解也不容易,不过这一次请相 信我说的话。

我以艺术家的趣味所渲染过的意志,将会支持虚弱的双腿和疲惫的肺。我一定要做到这一点。

有时候也请不要忘记20世纪这个渺小的证人。吻塞莉亚·罗伯托、胡安·马丁、波托丁,吻贝亚特里斯,吻所有的人。你们倔强的浪子热烈拥 抱你们。

 

写给母亲的信

(墨西哥)

妈妈,共产党人的友谊观与你的不同,但是他们的感情同你一样甚至更为强烈。共产党人不同于一般人,任何时候,他们都坚守自己的信念。他们是值得尊敬的人,总有一天我也要加入共产党。另外,妈妈,我现在还产生了去欧洲旅行的想法。妈妈,我正在进行两个研究项目,这几个项目都与过敏反应有关。我准备用几年时间写一本有关这方面的书。书名暂定为《一个医生在拉美》。现在我的思想正在发生转变,有时信念十分坚定,但有时又完全不抱幻想。但是,每当我意志动摇不定的时候,我就会立即说服我自己要坚定信念。我不能确定这种动摇不定的状态还要多久。我知道,这条道路还很长,而且曲折。

 

给孩子们

亲爱的小伊尔达:

我今天给你写的这封信,你却要在很久以后才能收到。但我希望你知道我在惦念着你,并希望你过一个非常快乐的生日。你差不多是个大人了 ,所以给你写信,就不像给小孩子写信那样瞎扯几句,讲些无聊的话。

你应当晓得,我正在遥远的地方,我将和你分别很久,为了和我们的敌人斗争,做我力所能及的事情。我正在做的虽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但毕竟是在做一件事情吧,我想,你是可以永远为你父亲感到骄傲的,就如我为你而感到骄傲一样。

你要记住,今后斗争的岁月还长着呢,甚至在你成人之后,你也要为这一斗争作出贡献。同时你应当作好准备,做一个优秀的革命者,就是说 ,在你现在的年纪,要尽可能多学习些东西,并随时准备支持正义事业。除此之外,要听妈妈的话,不要过于自负。而这种情况将来是可能产 生的。

你要争取成为学校里最好的学生之一。在各方面都要比较好,你知道我所指的是学习和革命态度。说得清楚些,就是要品行端正,严肃认真, 热爱革命,与同志友好相处等等。我在你那么大时,没有做到这些,但我是在另外一个社会里长大的,那是一个人吃人的社会。而你呢,现在 的条件很优越,生活在不同的时代里,因此你应当无愧于这个时代。

别忘记回家去看看弟妹们,勉励他们努力学习,叫他们规规矩矩。特别是要照顾好阿莱达,她是非常尊重你这个大姐姐的。

好吧,小老大,再一次祝你幸福地度过你的生日,代我拥抱妈妈和西娜;接受我热烈的、紧紧的拥抱吧,以来弥补我们今后不能相见的全部时 间.

亲爱的小伊尔达、小阿莱达、卡米洛、塞莉亚和埃内斯托:

如果有朝一日你们读这封信的话,那就是说,我已经不在你们身边了。

关于我,你们将来几乎会记不起来的,小的几个就更是如此了。

你们的父亲是这样一个人:他怎么想就怎么行动,不容置疑,他是忠于他的信仰的。

望你们都成长为优秀的革命者。你们要努力学习,以便掌握技术,征服自然界。你们要记住,革命是最主要的,而我们每一个人作为个别的人 来说,是无足轻重的。

主要的,你们应当永远对于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任何非正义的事情,都能产生最强烈的反感。这是一个革命者的最宝贵的品质。

再见,孩子们,我希望还能见到你们。

爸爸寄给你们一个长吻,并紧紧地拥抱你们。

 

切·格瓦拉日记选

■玻利维亚 1953年7月(日记)

当我们穿越拉基亚卡山的时候,前不久刚刚发生的事又历历在目:离家的时候,那么多人来为我们送行,很多人流着眼泪,他们在向身背行囊、样子怪异、自命不凡的两个家伙道别。我和朋友卡利萨·费雷尔即将穿越美洲大陆,而我们还不知道此行的目的和方向。玻利维亚的拉巴斯是美洲的上海。7月15日,这里举行了一次有趣的火炬游行。我之所以说它有趣,是因为他们用朝天开枪的方式表达他们对这次活动的支持。

■写给母亲的信

1953年8月22日库斯克

卡利萨依旧满嘴脏话,走在街上,每当踩到脏东西,他看着弄脏的鞋子总是免不了一通埋怨。看来,他感受到的不是库斯克的芬芳而是臭气。这是性格问题。我本来想在这里的矿上做矿工,可老板说至少要干三个月,而超过一个月对我来说又太长了,所以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妈妈,我没有对你说我对未来的打算,是因为我对未来还一无所知。

■写给前女友蒂塔的信

1953年9月3日秘鲁利马

亲爱的蒂塔,在拉巴斯我完全打乱了饮食规律。不过,在那里的一个多月时间里,我一切还好。玻利维亚真的是美洲革命的典范。虽然对于未来何去何从我依旧很迷茫,但是,我还是要劝你,如果可能的话,最好去玻利维亚看看,我保证不会让你失望的。如果有一天你下定决心要出来闯世界,记住,我将竭尽所能帮助你。

■写于危地马拉(日记)

今天令人兴奋的是我与奥尔斯特长谈了一个多小时。他的思想非常接近共产党人,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看到古巴人镇定自如地做着重大决策,我感觉自己非常渺小。

■写给母亲的信(墨西哥)

妈妈,共产党人的友谊观与你的不同,但是他们的感情同你一样甚至更为强烈。共产党人不同于一般人,任何时候,他们都坚守自己的信念。他们是值得尊敬的人,总有一天我也要加入共产党。另外,妈妈,我现在还产生了去欧洲旅行的想法。妈妈,我正在进行两个研究项目,这几个项目都与过敏反应有关。我准备用几年时间写一本有关这方面的书。书名暂定为《一个医生在拉美》。现在我的思想正在发生转变,有时信念十分坚定,但有时又完全不抱幻想。但是,每当我意志动摇不定的时候,我就会立即说服我自己要坚定信念。我不能确定这种动摇不定的状态还要多久。我知道,这条道路还很长,而且曲折。

■写于墨西哥(日记)

我认识了古巴的革命者菲德尔·卡斯特罗。他知识渊博、年轻有为、充满自信。我们相处得非常好。1956年2月15日,我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了。我开始在一家小公司做摄影师(译者注:格瓦拉是一个业余的摄影爱好者,生前拍摄了许多具有珍贵纪念价值的照片)。今年可能是对我的未来至关重要的一年。亲爱的妈妈,以前我献身于医学事业,利用业余时间研究和学习马克思主义。如今,新的生活要求我调整它们的主次顺序:现在,马克思主义是首位,是我生活的中心线;而医学将成为我的消遣而已。我这种选择不知是否错了,但我想用这句诗来表达这种心情:“就算这是一支没有唱完的忧伤之歌,我也要和它一起长眠于地下。”

■写给母亲的信

时间可能是1956年10月

从这封信里,你会知道你的儿子,在充满阳光的美洲大地,后悔自己没有掌握足够多的医学技术去帮助和救治古巴伤员。但是,我们的斗争已经别无选择,要么成功,要么牺牲。

■写给蒂塔的信

时间大约在1956年11月

亲爱的蒂塔,很久没有给你写信了。首先我要告诉你,我已经有了一个漂亮可爱的女儿,她已经九个月大了。另外,我要告诉你一件重要的事情:不久前,一些古巴的革命者希望我能够用所学的医学知识来支持他们的运动,我欣然接受了。我在山间的一个牧场开办了一个训练班,可不幸的是,警方围捕了我们所有在场的人。我被关押了几个月。如果一切进展顺利,我将前往古巴。现在我只读马克思和恩格斯的书籍。

  评论这张
 
阅读(34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