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de博客

化繁为简从一而终

 
 
 

日志

 
 

阎连科《风雅颂》:失去的精神家园和阳痿的知识分子  

2012-04-21 10:11:49|  分类: 读后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完这部荒诞小说,心情压抑愤懑。

 

“阎连科,你朝中国当代知识分子光亮的脸上吐了一口恶痰,朝他们丑陋的裤裆狠命地踹了一脚。”这是阎连科的朋友读完《风雅颂》书稿后的评价;阎连科自己的回答“不,我只是描写了我自己飘浮的内心;只是对自己做人的无能与无力,常常会感到一种来自心底的恶心。”

 

不要被阎连科的回答迷惑,这是一部见微知著的伟大小说,从头到尾都浸透着对当下阳痿的知识分子的伤心与批判,充满着现实社会荒诞无序的嘲讽与无奈。

 

貌似荒诞的情节中,搭建起一个对知识分子来说残酷真实的现实社会。杨科找不到自己的归属,他从考上清燕大学开始,离开了爱他的玲珍,离开了耙耧老家,离开了他的精神家园;他用五年时间写成了自诩媲美红楼梦的《风雅之颂》,出版时却要自筹资金;撞见通奸的妻子赵茹萍和副校长李广智,他却下跪请求“下不为例”; 在心怀愧疚的副校长行政文件帮助下难得有满堂学生聆听他讲授诗经的精神本源却一个一个走掉最终留下来的学生只是为了让他出钱买电影票,而妻子讲授的《大明星的生活细节》却受到学生的拥趸欢呼;自称教授,却总要用括号注明副教授的“严谨”;意外成为学生游行的“组织者”,被学校领导投票成为精神病;与天堂街的雏妓逐个聊天劝说她们不要再做皮肉生意,因为教授的身份不去触碰她们却对纯真少女充满幻想……杨科失去了自己生存的意义,只能试图回到老家寻找自己虚幻的精神家园,在为家乡孩子摩顶和对雏妓的劝解中意淫自己教授的价值。

 

阎连科在后记中写道,这部书原名《回家》。

 

一部小说,却引起了某大学的对号入座,倒是能另一面体味这部作品批判现实的力量。

 

小说的文字极具形象性,阅读的快感持续不断。摘一段(阎连科风雅颂第42汉广)……看了看放在我脚边的大提包(那里放着我的衣服、物品、钱和《风雅之颂》的书稿),朝山上瞅了瞅,我又开始提着大包小包,继续朝着山坡上爬。我已经从旷野的气息中,闻到了20年前的盛夏里,老柿树那干裂枯皱的树皮味,还有靠西那一孤枝上,涩得舌头发白的柿子味。在那个柿子将黄的季节里,我离开耙耧到清燕大学读书那一年,玲珍就把我送到那棵柿树下。我们走累了,坐在那树下歇息着,背倚着柿树身,望着夏天像望着一湖热滚滚的水。那时候,山脉上空旷无人,只有我们俩,我便拉了她的手。她的手红润柔软,指甲缝里隐约有条月线泥(我的指甲里也有很厚的泥。耙耧人的指甲缝里都有泥),我看着她指甲缝里的泥,摸着她肉嘟嘟的手掌上的一行茧儿,像一片暄虚的土地上,凸出来的几颗野石头。就那么,摸着手,摸着她的茧,她的手心汪汪洋洋出汗了。我的手心也汪汪洋洋涝成了灾。有一对乌鸦在我们头顶叽叽呱呱地叫,漆黑的声音落下来,摔碎成一片豆粒似的透明在我们面前滚动着。汗粒也在我俩的脸上滚动着。那时候,我凭着莽撞和勇气,大胆地把她揽在了我怀里。她也小鸟依人地偎在了我怀里。可却只一会(爱情还如刚出土的苗芽儿,未及蓬勃就遇到冬日了。遇到寒风了),不知为啥,她突然从我怀里把身子挣出去,把手从我手里抽出去,还把身子朝我的远处挪了挪,然后望着我,脸上肃静得如洗过水的一块板。)……

 

阎连科关注理想在现实中的幻灭,更关注人文理想的坚持。理想主义是诺贝尔文学奖的旗帜,希望有一天阎连科能够与它不期而遇。

 

 

2012.4.21


阎连科《风雅颂》:失去的精神家园和阳痿的知识分子 - 少数派 - 少数派de博客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16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